黄粱之前

“萌一对西皮,付二三时光。写四五文章,结六七好友。纵八九青春,得十分美满。醒一场黄粱。 ”

[叶喻]打回原形

*ooc到天际,翻到五月份的lft之后两小时鸡血产物,但是已经忘了当时的脑洞内容(。



*叶修全篇逗比款,还有熟悉的百变喻文州。







叶修敲门的时候,已经迫不及待地摸出了一根烟,刚点燃的时候房门开了。他笑了笑说,“不是吧你,开门也这么慢,我可是……”。



话没说完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嘘。”



他从善如流地闭上了嘴,过了一秒又忍不住问,“怎么不开灯?”



话才刚说完就被堵住了嘴,是对方的唇。他挑了挑眉感觉有些不可置信,又突兀地觉得开心,微微张开了嘴放任对方的舌头闯进来,是包容的姿态。他反手将烟摁灭在门上,加大了力气将门关上后揽住对方的腰,夺回了主动权,将对方禁锢在墙角,微微偏过头换了个角度加深了这个吻。



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喘气,叶修清了清嗓子,将手捏成拳头伸到对方面前,装出一副采访的样子,“请问喻文州队长,今天全明星因为微草战队的王杰希大神输给了后辈而鼓掌,是否有什么特别的代表意义呢?”



“这位记者朋友你好,王队是联盟最优秀的队长,我相信今天除了我还有别的同志为他鼓掌了。”



“那位同志就在你面前好吗?严肃一点。”叶修捏了捏喻文州的腰,又换了副腔调:“文州,你要是不开心,你就跟我讲。我虽然不能给你溜肥肠,但溜条醋鱼还是没问题的。”



喻文州闻言笑得停不下来,干脆把额头抵在叶修肩上,碍于身高相同的原因他这样有些难受,但好在他放松下来了站得并不笔直,也还能忍受,重要的是这样的姿势叶修看不见他的脸。



“我知道给‘宿敌队‘队长的‘失败‘鼓掌媒体会怎么写,但是我忍不住。



“你们都知道吧,我那个时候跟魏队打了三场,都赢了。别人怎么说的我也差不多知道,事实上,魏队跟我说,不错啊,是叫喻文州对吧?研究我挺久了吧,对我的思路很了解嘛。蓝雨的未来就靠你和少天了啊。蓝雨的队徽,三赛季的时候跟嘉世还有微草一起换的,剑与诅咒,呵呵,是魏队起的名字。他说本来是他跟少天的,但是他等不了了,他相信我能做好。我很感激他。



“王杰希是很优秀的队长,我自觉做不到那步,虽然我们队也不是这么培养新人的,不过我觉得我队长也当得挺好的,你就不行,你太懒了,不过你也挺好的。今天我问少天,叶秋来了吗?后来我就知道你来了,我看到你站起来鼓掌了,你旁边那个女生拉你你也没坐下的时候,我觉得你特别好。”



现在的情形变成了叶修搂着喻文州的腰笑得停不下来,喻文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叶修笑得更大声了,“不是不是我不是在笑你,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今天喝了多少酒?”



喻文州伸出手,两指捏了一个差不多的厚度,说:“这么多。楚云秀说为了庆祝你要回来了硬要我喝的。苏沐橙又跟你跑路了没人帮我。”说得跟苏沐橙在的时候就会帮他似的,这样颠三倒四而又不着逻辑的话他并不常说,他也意识到自己有点不清醒了,但是他跟眼前的人都不介意,他咳了几声接着说:“那个时候,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作为家属的,愧疚感。”



说到这里他耸耸肩,“就喝了。”



“得,家属,草民先伺候您洗澡可好?”叶修止住了笑,扶住喻文州的肩膀,推小孩儿似的把他往浴室推,路上还顺手开了灯。



“不然你再这么可爱下去贫道可要把持不住了。”



“你一定是看了少天转发的那条人的自称的微博————”他说话都有点不清楚了,”是吧?”



“寡人清心寡欲已有一段时日,”叶修拽着不甚通顺不知道从苏沐橙哪部电视剧里学来的台词念得一本正经:“但现在朕心里,就像,喝下了,一杯啤酒,还被人洒了,味精。”



棒读的音调恶俗的老梗,喻文州偏被逗得笑了起来,一脚踏进浴缸的同时还伸手打开了花洒瞬间被浇了满身,另一只手已经伸向叶修的裤子,轻轻地摩擦着。



“啧,啧。”叶修就像总裁文的主角一样眼神暗了暗,偏还不放弃棒读,“美色当前,本少侠却怕伤了美人的身子骨,这可如何是好。不知喻兄有何高见?”



喻文州淡淡地道,“这时候用龙抬头很正常。”(x







最后还是没有达成浴室play成就,喻文州洗完澡走出来,发现外面没有开灯。他停下拿着毛巾准备擦头发的手,也没听到荣耀的声音,他惊奇地——不知道他是不是假装,毕竟他酒差不多醒了——叫了一声,“叶秋?”



没有回音。



他抬起头甩甩头发,看到叶修站在落地窗边上望着外面在抽烟。他想了想走了过去站在叶修旁边,刚想开口的时候被叶修捂住了嘴,“嘘。”



他还在漫无边际地想叶修难道在报复他进门的时候不让他说话不是吧这么幼稚这画风不对劲还我叶修——的时候,叶修已经将他压在落地窗上,姿势充满了压迫感,吻却是轻轻地落在了他的唇上,短暂的触碰之后就分开,就像是,



——盖章确认。



“今晚夜色真美。”



“噗,你等等,让我笑一会儿……”喻文州仰着头靠在落地窗上,脖子不自觉地拉扯出一条好看的弧线,叶修轻轻偏过头去舌尖描绘血管突起的纹路,突然说,“我想标记你。”



“好啊。”



“……所以说,女人,一个你管不住的女人,真是世上最可怕的生物。我就不该看沐橙给我看的那些小说,”顿了一顿继续说:“你也是。”



“那些?”



“文州,你刚才洗澡的时候,我在想你之前说的话。我觉得你好像做出了很了不起的告白呀,让我在网上和沐橙那儿学的告白的一百种姿势黯然失色——好吧我承认那天给你看的那篇标记也是沐橙塞给我的文包里的忍不住就让你看了,呵呵,我想到刚才都没有想到合适的回礼。”



“以身相许?”喻文州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那是基本的,我不得给你加个彩头?那我也跟你说道说道呗。”



地点是二十四楼的落地窗前,人物是叶修和喻文州,时间是晚上九点半,环境是窗外整座城市流光溢彩的夜晚,事件是叶修要回应喻文州之前厉害的告白。



“你刚才说,王杰希是联盟最好的队长。是,我不否认,但是这不一样。你们俱乐部要你做队长是老魏的意思吧,他知道你比少天更适合。我知道你为什么鼓掌,你看到蓝雨的微草的联盟的未来,你感觉很有趣,你想起你当时规划了蓝雨的未来,包容性。”说到这里他想起了包子,情不自禁地笑场了,“你是蓝雨最大的缺陷,而你也是蓝雨的队长。你做到了,蓝雨现在是全联盟最平衡的队伍,比如你,你要是单挑输了有人会怪你吗?不可能,但是王杰希不一样,微草对他的依赖性太强了,击垮了王杰希就是击败了微草。所以我对于他这次的选择,很佩服,不过这家伙也确实是在改变啊,试图减缓自己的影响…嗯,我觉得雷霆也该学学。”叶修说到这儿觉得有点儿微妙的尴尬——讲起荣耀来就滔滔不绝——咳了咳,换了个话题。



“我要讲的是,你今天能够跟我说这些,我很高兴。你心思太重了,不是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机智好吗,你能找个人说出来,我很开心,这个人是我的时候,我只好说很开心很开心了。虽然我也想不到还能是谁…”



“我心思能有你深吗?不过我也没想到会说,大概是你的话就没有心理负担?”



“喻文州你老实点啊,还抱怨上了……我有什么好说的,你想听啥?”



“你还回来吗?”



“那必须的,还得回来接着虐少天呢。”



“伐开心,要抱抱。”



叶修,男,二十五岁,受到喻文州卖萌的会心一击,卒。







这一抱就抱到了床上,被完全进入的时候喻文州努力地撑起来要和叶修接吻,叶修俯下身,喻文州又贴回床上,叶修额头和他相抵,仍然拜身高所赐,脚趾缠绕在一起,胸膛也紧紧地贴在一起,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恋人。



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眼睛——事实上由于距离太近,他什么也看不见,“叶秋,我……”



“叶修。”叶修向外抽出了一点又重新埋进去,“叫叶修。”



“嗯…叶、叶修……啊……”



今晚夜色真美。















给喻文州开门的是陈果,看到是喻文州惊讶了一下,随即露出抱歉的表情,“喻队,那个……叶修他已经走了,没跟我们说去哪儿了。”



喻文州好像不太惊讶,“啊,这样…那我大概知道他会去哪儿,打扰老板娘了。”



“喻文州



叶修,你不会在广州吧?



君莫笑



我去



这你都知道 还能不能玩了



那你一会儿给我开门啊 我刚到机场



喻文州



我在兴欣



君莫笑



………………那你进去坐一会儿,我买票回来



喻文州



算了我回来吧,你先去我家里,钥匙在电表箱里。”







喻文州一进门就看见叶修躺在沙发上睡得昏天暗地,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好笑,总决赛时叶修的消耗他们都看在眼里,叶修要退役vs叶修这状态再战十年没问题正在职业群里买定离手,黄少天往再战十年里压了无数顿早茶,私下却跟喻文州说叶修这回应该是要退了早知道决赛那天就应该叫他请吃饭谁知道这人一走会到哪里去啊……



喻文州站在门口安静地看了一会儿,想着想着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到我这里来了啊。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叶修还没醒,喻文州就到厨房洗干净手准备做几个小菜,叶修却在这时候醒来。



“你这是干嘛?做完菜问我你要吃饭还是吃我吗?那必须是吃饭。”叶修捂住胸口,做出痛心疾首的表情,“你知道我饿了一天在你家却没有翻出泡面的心情吗?”



“噗,那你得等一会儿呢。”喻文州只是笑笑,转身挑出一把芹菜准备做个芹菜牛肉沫给叶修拌饭,嘴里还顺口说道,“那你去打开电脑买点泡面呗,以后我不在家你吃什么呀?”



“文州我过几天得回一趟家,以后什么情况我也不好说。你知道我吧,离家出走之后就回去过一回,还被赶出来了,这次终于全部结束了,得回家看看尽尽孝不是,不然叶秋QQ签名就要第十五年不换了,看着闹心。”



他说得轻松,自以为诙谐幽默,听的人也没甚反应,只淡淡地“哦”了一声,说,“那我这顿做丰盛点,你以后可能都吃不到我做的饭了。”



“哎你别闹,怎么跟要分手似的,我只是说要先回家看看再说,起码床单得铺上等你来是吧?”



“叶修,”喻文州转过身,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我说你是不是网上的同人文看多了?我在你心里已经变成了为了抹布为了不洗碗就要分手的作版喻文州吗?我们的感情就酱紫而已吗?分手吧!”



他眨眨眼,“这样够作不?”



叶修愣,“够。为了网上的同人文分手,作出了新高度。”







最后还是只用芹菜牛肉沫拌了两碗饭,却配了几个冰箱里仅剩的虾饺,有些不伦不类。喻文州随便扒拉了两口,他刚才在萧山机场候机的时候吃过了,叶修低头闷声不吭地吃,吃完了看到喻文州正托腮望着他,没来由地有点害羞,“别看了,不会抢你的吃的。”







“一会儿打荣耀吗?”



“不打了,以后都不打了。”



“你倒是潇洒。”



“文州,该放下的就得放下。这么多年了,我家里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回去后估计就没什么自己做主的空间了。



“我跟你讲过,第三赛季的时候回去过,三连冠啊多风光。结果我老头看都没看一眼,就问我,你还想打吗?我说想。他说那你走吧,你自己觉得该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吧,回来以后就不准打了。



“呵呵,我当时也是犟,说那我还得打十年二十年,他话都没说就挥手让我走。我妈送我出去的,抱着我那个哭啊,问我银行账号,我说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联盟交罚款的账号,她就塞我一张银行卡,说密码是我生日,啧,这个钱郭明宇还没还我来着,什么狗屁大神。”



“那你先回去,搞定之后再联系?搞不定就分手?”



“哎你这是轻视你男票的能力你造吗?冠军飘逸糊满我的脸,文州质疑伤透我的心——”



“噗,那等你的好消息。”







“不是,我这个队长其实也不用管多少事,上边说还有指派给我们一个领队,由来他全权负责。”喻文州说道。*



“领队的能力想必也是总局认可也相信大家会信服的,我们这个圈子里还能是谁,我和你们心里应该有同样的人选吧。”



“大家好我来了,别急着说话我也不想来的。”



“我靠,你不想来还能有人逼你?”



“是的。”叶修说,“竞技总局的局长直接打电话给我老头,说要让我去为国争光。这四个字彻底击中我家老头要害,我床单还没铺好就被轰出来了。”*



“他让我先为国争光,床单以后再铺,同志们,你们的表现关系着我的幸福啊!拿冠军回来请你们吃楼外楼?还是说我亲自给你们溜条醋鱼?”



“呸!谁爱吃西湖醋鱼啊!”黄少天第一个拍桌子,“酸得不要不要的,不吃!抗议!”



“你们队长就爱吃西湖醋鱼,”叶修冲喻文州眨眨眼,“是吧,文州?”



喻文州顺势接过话头,“吃的事拿了冠军以后可以慢慢挑,关键是拿冠军,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赛程还有规则……”



叶修趁喻文州介绍的时候溜了出来,苏沐橙也跟着出来站在叶修边上靠在墙上。



“你爸爸同意了?”



“没呢,古板得不要不要的,我跟他说文州是国家队队长,他才说打完比赛再说。我前几天熬夜做别的国家的分析的时候都觉得稍微有点陌生了,但挺好的。说明我跟荣耀之神是天生一对,最后还是在一起。”



“噗,荣耀之神不是你吗?你自攻自受呀?”



“瞎说什么呢,我攻文州受才对。”







短会散了之后喻文州回房间里看见叶修在打荣耀,忍不住笑了。



“你先别笑,我爸听说他儿子居然搞基正生气的时候竞技总局的局长这时候刚好打电话给他让他放我去为国争光。说时迟那时快我一听就跟他说别的我不敢说你儿子的对象肯定也在国家队里一起为国争光他才说让我先过来。打完比赛一起回家呗?”



“拿了冠军再说?”



“那正好我给叶秋打电话,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直接交换冠军戒指了。你喜欢西式还是中式?”



“我喜欢叶修式的。”



“那太简单了,荣耀走着。”







*是原文。



看到这里辛苦了,和歌的意境差了十万八千里,只会逗比没得救_(:з)∠)_



然后想说一下最后一点喻队笑了是因为叶修还是在荣耀里,而他们这些人是没法离开荣耀的,也和最后一句呼应一下…碍于笔力只好文后说明了…



芹菜牛肉沫拌饭是我自己想吃(。
评论(6)
热度(150)

© 黄粱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