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之前

“萌一对西皮,付二三时光。写四五文章,结六七好友。纵八九青春,得十分美满。醒一场黄粱。 ”

[叶喻]夜车

*不服气!老叶的籍贯出来为什么只有叶王领糖!不服气!喻文州可是冯主席看好的接班人!领糖跑走.gif

 

*涉及的有些部分比较现实,慎重。战队问题和总局工作岗位还有游戏相关什么的都是编的,意会意会(。

 

*不是BGM的BGM(。

 

1.

 

“夜雨声烦开了七十级大招幻影无形剑锁住了一枪穿云,一枪穿云能不能脱出呢?这个赛季的冠军到底是蓝雨还是轮回就在此一举了!现在形势可以说是互相持平蓝雨战队还剩下黄少天选手和之前替换上的第六人宋晓而轮回这边还有一枪穿云和第六人杜明可以看出这场打得十分激烈啊双方都只剩下了王牌角色和第六人啊宋晓摸过来了———他模仿了方锐的路子隐藏了起来!!!气贯长虹!!一枪穿云生命清零!胜负已分!荣耀联盟第十二赛季的冠军是蓝雨战队!他们成功狙击了轮回的又一次连胜!让我们恭喜蓝雨战队!!!!!”

 

 

 

“谢谢大家的祝福,蓝雨战队还会有更多个这样的夏天,我对他们有信心。另外作为我个人来说,我的职业生涯已经足够幸运并且圆满了,这赛季结束以后我就会退役,今后我将以一个全新的身份继续我的荣耀,谢谢大家。”

 

喻文州这个被一致认为职业生涯将会最长的人在蓝雨十二赛季拿到第二个冠军之后突然宣布退役显然成了这个夏天最大的新闻,退役时发的微博被转发了近两万次,不管是粉丝的挽留或是职业选手的调侃惋惜他都一笑置之,他还有新的事情要做。

 

 

 

2.

 

下了出租车以后喻文州一只手拖着行李箱,另一只手遮在额前(广州今天下雨,他没料到北京竟是烈日炎炎的天气)眯眼看着穿西装却把自己缩在阴影里的人,“叶处亲自来接我呀?”

 

“那必须,于公于私都应该来接你。”叶修站直身体伸出手假惺惺地要接过喻文州的行李箱,被喻文州让过了,“叶处倒是说说什么是公什么是私?”

 

“别闹了快进去,北京这天毒辣得要命,受不了。”叶修抓抓头发,向喻文州伸出手,“走吧,叶处夫人喻主席同志?”

 

 

 

十一赛季夏休的时候荣耀联盟总部就联系过喻文州,问他是否有意进入联盟,冯主席快要到退休的年龄了,想找个靠谱的接班人,喻文州当时说要考虑一下,起码也得下个赛季结束以后。挂了电话喻文州转头问叶修,“联盟说冯主席退了之后总局会指派别人下来?”

 

他们当时正在三亚度假,沙滩上太阳晒得慌叶修眼皮都不带抖的张口就胡诌,“是啊,叶秋说他给荣耀捐钱,他来。”

 

“叶处我们打个商量,你捐钱,我来怎么样?”

 

“哟,卖身啊?”叶修睁开眼睛,“文州,这工作不好做,你都不知道我都怎么过的哟。又见不到男票,还要天天和这样那样的人吃饭应酬,别的不说,我现在喝酒能喝五杯了你造吗。”

 

“我想的是,与其让一个捐钱就能上的莫名其妙的人来,不如我来。荣耀现在发展势头这么好,不能让别人给毁了是吧。我听说别的游戏部门因为缺钱还有打假赛的,我觉得我不愿意看到荣耀也变成这样,起码我有能力让她不这样的时候,不能这样。”

 

“理想的现实主义。”叶修给喻文州下了个定义,“你愿意的话你就上吧,起码不用再异地恋了,啊,解放双手的时候到了。”

 

“现实的理想主义。”喻文州不理会叶修的荤话,“挺配。”

 

“那必须,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信叶喻得第一。贴一个叶喻大法好的标语在训练室,明年你们蓝雨就要得第一了。”

 

“借你吉言。”

 

 

 

3.

 

“文州啊,坐。”冯主席拍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喻文州,“哎,是你接这个位置我就放心了,我担心别人跟叶修配合不好,你的话一定可以把荣耀搞得更好的。我记得那时候金主席走的时候跟我说,叶修这家伙对荣耀联盟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

 

喻文州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下,“冯主席其实叶修他不是……”

 

冯主席摆摆手,“我知道他你不用说,他来上了这一年的班比以前还是好多了,总之你们加油吧,我会看着你们啊。不说这个了,这次蓝雨干得漂亮啊,你也是,两个联盟冠军一个国际冠军,还都是队长,想来也不会有不服气的人,主要是你自己……”

 

“我知道,我不会偏袒蓝雨的您放心吧。”喻文州看着眼前年过半百的人星星点点的白发,“您在联盟干了十年,联盟的发展有目共睹,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我就知道我没选错人,你啊,太冷静了也不知道算优点还是缺点。”冯主席起身拿了一沓材料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这些都是下赛季的安排,你拿回去看看。你先把这个协议签了吧,保密协议还有上任承诺书。”

 

 

 

喻文州坐在车上捏捏眉心,靠在副驾驶上,露出了罕见的疲态,旁边开车的叶修也不着急,敲了敲方向盘,“看,总局给配的车,奥○双钻,我的伙伴。”

 

“有劳叶师傅了。”

 

“得令,瞧好了您嘞。”

 

到达的时候喻文州还有点晕,他赶早上的飞机过来北京之后立刻就来报道了,各个部门的人都来和他打招呼,他以前固然是擅长打交道也架不住这么多摸不清关系的人——暗藏敌意的也有寒暄客套的也有,甚至还有来要签名的蓝雨粉丝——接二连三地折磨人,叶修开车又稳,一路上他差点睡着,此时被叶修叫醒眼神还有些迷茫,叶修见状忍不住侧过身来和他交换了个不深不浅的吻,“很累吧,我都跟你说了你还非得来。老冯是不是勉励你跟我好好干啊?那天我就跟他说夫夫同心其利断金,你说是不是。”

 

“……压力山大啊。”

 

“诶你说郑轩的名言我会吃醋的,放心吧,跟哥好好干,保管叫老冯过年的时候没话说。带你去看看你的新家?衣柜还给你留了一半没擦呢。”

 

 

 

当天晚上喻文州整理完行李已经十点多了,叶修在厨房下了两碗面(还给喻文州的那碗卧了个鸡蛋)两个人凑活着吃了,吃完饭叶修去洗碗,喻文州抱着手站在门口看着叶修,先挤上洗洁精,再沾一点热水,用海绵细细地擦过,用冷水冲了放到一旁沥水,趁沥水的时候又把桌子擦了干净,最后把抹布揉了两把丢在一边就算完工了。

 

“叶修,你一直这么有生活气息的吗?”

 

“沐橙都没见过,你说呢?”

 

喻文州噗嗤一下笑出来,戳穿叶修把实话说成情话的阴谋,自顾自地放了个大招就走,“你这一年是过得不容易,好在以后有我陪你过了。睡吧。”

 

 

 

4.

 

由于冯主席还要过一阵才能退休,喻文州暂时在联盟挂了个副主席的名,倒是没有料想到给他的第一个活竟然是调节战队内部矛盾,他在心里挑挑眉,问面前的人,“我新来的倒是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是冯主席管的吗?”

 

对方毫不在意地回应,“这我哪儿知道,我就是个送话的,想知道回家问叶处呗?”

 

 

 

“我靠反了他了!明天就带你上门灭了他!”叶修一边剥葡萄塞给喻文州一边毫无干劲又十分做作(此处应为褒义)地说,“欺负新人欺负到我头上了,不想混了吧?瞧不起基佬啊?抽他丫的!”

 

自从回了北京地界,叶修打小养成的京腔就会时不时地冒出来,喻文州刚刚来时还会觉得新鲜有趣,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正好当出去玩吧,没事儿。”

 

“哎,是哪个队伍这么不听话?”

 

“神奇,说是不配合郭少,有选择的放水,据说是投资方的问题。”

 

“啧,这熟悉的配方不同的味道……郭少真不争气,丢我们枪炮师的脸!”荣耀教科书说起这种话来丝毫不觉得脸红,“倒是正好带你去看看哥的大本营。”

 

 

 

他们早上飞到双流,喻文州掏出手机想买两张去绵阳的车票,叶修拦下他,正好电话响了,“喂?老刘啊?我,叶修,诶对,你现在在哪儿呢?哥们儿借个车?成,我在老地方等你啊。”

 

叶修所谓的老地方是一个陈旧的网吧,招牌脏得看不清名字,他手插在裤兜里走在前面四处张望,喻文州跟在后面,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打开了一个隐藏副本,叶修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指着一个地方对喻文州说,“我以前就在那边打游戏,荣耀之前的网游我差不多都在这边玩的,呃,我二伯以前驻扎在这边的时候带我来的,不小心认识了几个损友听了几句梦话,回家以后就跑了…就刚才那个老刘,以前都是他带我们的,就是他跟我说什么职业联赛,结果他现在是租车行的,你说扯不扯。”

 

喻文州听后微微笑出了声,“那我一会儿可要好好感谢他呢。”

 

正说着人就来了,是一个看着丝毫不出众的中年人,看见叶修就一巴掌拍在他背上,“你小子行啊,国际冠军,给哥们儿争面子!”

 

“去去去,关你什么事儿,那是哥为他打下的江山。来,介绍一下,老刘,这位,喻文州,我男朋友,荣耀联盟未来的主席。”

 

老刘伸出来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喻文州收回手,丝毫不显尴尬地把话说完,“你好,我是喻文州。”

 

“叶修你离家出走打游戏就算了,你他妈还搞基,能不能靠点谱?”

 

“我怎么不靠谱?我打游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成功了。所以他也一样。不说了,车呢?”

 

“妈的,车要给你降级成帕○特啊!就烦你们这些基佬!”

 

叶修抬肘撞撞喻文州,“别介意啊,他老婆喜欢这些,他逆反呢。”

 

 

 

5.

 

“你们看夜雨声烦出手的这个时机,一枪穿云技能冷却刚刚结束,所以说,顶尖高手除了自己,还要了解别人的冷却!你,小明,上周你去偷袭那个流氓的时候,就没有算好冷却,我卫星射线出手的时候你还愣着…………”

 

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谈话,“哎哟,贝克克,上周被包子打傻了吧?”

 

“是小明没有配合好我!下次就不会了!哎呀叶修前辈!!我们去PK吧!会开到这里!散会!”

 

“是是是,文州,来教教他们怎么,好好地,和郭少配合。”

 

房间里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虽然喻文州走马上任的事情还没有正式公布但职业队基本上都知道了,这……来干啥?

 

“喻…喻主席。”

 

“呵呵,暂时还是副的。小明是吧?来坐。”

 

 

 

这边郭少拉着叶修走出会议室之后也不急着去PK,叶修有点诧异地看着郭少,又了然地笑笑,“两年你也成熟了不少嘛,你也知道你们队的问题在哪儿吧?”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办,比起荣耀来做队长好难啊前辈!”

 

“是啊,哥当年都是用实力征服他们的。只要够强,也没人会说闲话。加油吧。”叶修拍拍郭少,“PK?”

 

 

 

最后喻文州在训练室找到叶修,后者正跟郭少PK得起劲,他轻轻扣了一下门,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你结束了啊?好,我们这边也马上结束。”

 

“前辈你少瞧不起人了!!”

 

几十秒后,“前辈之前好过分都不尽全力的!”

 

“呵呵,回去看看录像吧,先走啦。”

 

 

 

俩人沉默着并肩走出神奇,叶修摸出一根烟,“刚才不好意思当着郭少抽烟憋死我了。”

 

“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那是当然的,我上任的第一课就是少在公众场合抽烟。哎!赚钱养家不容易啊!”

 

“是不容易,一会还得去跟投资商吃饭。不知道要弄到多晚。”喻文州伸手拉开车门,“你一会儿回去先睡一觉?”

 

“那你?”

 

“我看看资料。”

 

“别介,我开车,你在车上看,回去一起睡呗。”

 

“成。”

 

 

 

他俩到了饭店之后投资商迟迟没有露面,喻文州打电话问了一遍说是孩子要开家长会。

 

“开个屁,下马威呢?在哥的地盘这么嚣张,不如我们先吃?”叶修翻了个白眼,说完就叫服务员来让下两碗面条,“多要点肉啊!”

 

投资商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个状况:叶修捧着碗喝完最后一口汤,喻文州拿了一张纸巾等着叶修喝完了自然地就给他擦了干净,抬头准备叫服务生来收。

 

“啊,杨总对吗?我们实在等不到杨总就先吃了,你看这不是才吃完呢,杨总别介意啊,这就叫她们上菜。”喻文州站起身来。

 

“呵呵,那这家饭店可能不太行呢,才煮的面条汤里就泛油光。”

 

“这就不知道了,我对成都比较熟。介绍一下,叶修,算是竞技总局管事的吧。这位是喻文州,荣耀联盟下一任主席。”

 

“哦?不知道叶将军跟您?”

 

“我二伯,不说这些了,我们来谈正事,哦不对,你们谈正事,我是旁听的。”

 

“还真不知道您跟叶将军这层关系,失敬失敬。”

 

“得了,别整这些虚的啊。你跟他谈,他是这次管事的。”

 

“是这样的杨总,联盟听说了神奇战队最近的成绩不太理想,所以让我来了解一下情况,有打扰请多多包涵。”

 

 

 

一顿饭三个人硬生生吃到了两点,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杨总拍拍喻文州,“跟你说句真的,我也很喜欢荣耀,不然也不会投资没什么经济价值的战队,但我是个商人,所以有些事没法避免。总之劳烦你们费心了,你很厉害,荣耀会发展得更好的,可能到时候,我会再考虑。现在也晚了,你们俩回去小心。”

 

说话间叶修已经把车开过来了,摇下车窗招呼喻文州上车,顺道跟杨总打了个招呼,“谢了啊,祝杨小姐次次考第一。”

 

 

 

6.

 

上车后叶修也不急着开车,摸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看着喻文州脱掉西装外套,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之后把座位放平,躺下之前眼角还带着哈欠带来的一点水润转过头对叶修说,“小叶子,还等什么呢,起驾回宫。”

 

叶修噗一下被他逗笑了,伸手抹掉那滴水又揉了一下喻文州的头发,“你睡吧。”

 

 

 

喻文州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叶修把车停下,将外套的边缘塞进去细细掖好,下车站在路边抽烟,远方漆黑一片,只有车里的灯微微亮着,车里的人翻了一个身,外套滑到一边,叶修抽完最后一口把烟在垃圾桶上摁灭顺手丢了进去,上车后又给喻文州掖了一次外套,确保人已经裹得严严实实了,不会因为透气而开着的窗户里的风吹感冒以后,摸出手机,给叶秋发了条短信,想了想叶秋看到短信的样子开心了一秒,就发动车开往前方的黑暗,而喻文州此刻毫无防备地在他的身边熟睡。

 

 

 

喻文州是被刺眼的阳光晃醒的,他睁眼看见旁边没人,摇摇头清醒了一下准备给叶修打电话的时候叶修就回来了,手上提着几个袋子,看见喻文州醒了就撇撇嘴示意他开门。

 

上车后递给喻文州一袋包子和一杯豆浆,“叶修童年的味道,你值得拥有。”

 

“怎么到了成都?”

 

“昨天你睡得熟,到酒店我就去把房退了开到成都来了,也没多远。”叶修大大咧咧毫不在意的样子,嘴里还嚼着包子“快吃吧一会儿冷了,可好吃了我以前早上都吃他家包子。”

 

“可我没漱口……”

 

“呃……”叶修也难得噎了一下,“我倒是漱了,还吃了一片绿○,不如让我亲一下,清新口气成功动力,一片绿○你我更亲近,看过这广告没?”

 

“没,”喻文州软软地笑了,“不过亲一下没问题。”

 

说完就凑过来亲了叶修,舌尖沿着叶修的唇线描摹了一遍,从中间开路闯到了牙齿边,舌尖撞了两下牙齿,示意叶修张嘴,叶修用眼神表示拒绝,喻文州就看着叶修,叶修妥协地张开嘴,才刚刚想说话喻文州就用舌头卷了一点包子馅出来吃了,末了对叶修点点头,“是挺好吃的。”

 

“诶,有你这么抢吃的吗?心真脏啊。”

 

“有有有,脏脏脏。”

 

“…………”

 

 

 

由于计划变动,他俩还了车之后时间还早,干脆开了个钟点房等着,顺便洗掉身上的味道,喻文州昨晚喝了不少。

 

“哦对了文州,这周末跟我回趟家?”叶修躺在床上,喻文州坐在床边换衣服,“昨天晚上开车的时候我给叶秋发短信催他快点结婚好方便我出柜,哈哈哈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傻,先跟少天似的让我滚滚滚滚过了好一会儿才一个电话打过来问我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基佬,我说,你嫂子太好了没办法,你抓紧一点啊,我周末带他回去。”

 

“行吧,不过你家里?”习惯了黄少天的说话方式,喻文州干脆地无视掉叶修后半段话,直戳重点。

 

“不造啊,我老头可古板了。反正总要做的,早死早超生。解决这边以后我再和你回广州,行吧?”

 

“行啊,不过我父母是知道的,这次搬过来跟他们说了。”

 

“说好的手残呢!动作这么快还行不行啊!ooc了啊喻文州!”

 

“别闹,他们问我是不是要在北京买房,我说不用,我对象买了。他们还说怎么能让女孩子买房子,哈哈哈,我就说,对象是北京本地人有房的,而且是男孩子。”

 

趁叶修还处于僵直状态的时候,喻文州又低下头亲了他一下,“不过之后还是要带你回去见他们的。”

 

 

 

7.

 

结果这顿饭也吃得平安无事,吃饭的时候叶修家里人出于多年养成的习惯,倒是不怎么有人说话,喻文州更不是个爱说话的,每个人都吃得平静自然,就像是普通的晚餐一样。

 

吃完饭以后,叶修的妈妈叫住喻文州,“小喻跟我过来。叶修跟你爸爸去书房,不准偷听。”

 

叶修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笑着回答,“不会偷听的,我的人,我相信他。”

 

 

 

“小喻,广州人,在这边生活习惯吗?”

 

“开始不太习惯,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叶修告诉我家附近有一家很地道的做粤菜的餐厅,我们偶尔也会去吃。”

 

“家…叶修这个人吧,从小我们就管不住他,不过他选择的东西他都成功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这个人比较独,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想一个人做一个人全部扛着,你如果能和他一起生活,一起经营一个家,那也挺好的。”

 

“伯母,按您的说法,我也比较独,我跟叶修既然能走到一起,嗯…我也不敢说一定,但是我们肯定不会轻易放弃都会认真对待的,您放心吧。”

 

 

 

“叶修,就他了?”

 

“嗯,就他了。”

 

“行,自己做事自己承担,以后亲戚也好社会上的压力也好你们都要自己处理。”

 

“成交。”

 


叶修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只有叶秋坐在沙发上,看见他出来之后用哀怨的眼神盯着他,“混蛋哥哥,不走了吧?”

 

“走,跟文州住外面。成家之后自己住是常识你懂不懂啊?”

 

“成什么家啊你们那个……”

 

“干嘛,看不起基佬啊?”叶修磨到叶秋身边去坐好,“我跟文州很早就在一起了,但是你也知道我们打游戏嘛,一年见不了几次面,这么多年一心扑在游戏上也没好好想过。”

 

“那你怎么突然想通了啊?”

 

“什么想通不想通的,我问你,你遇到一个跟你从思想到爱好到生活全都契合的人,你应该怎么办?”叶修站起来笑笑,“年轻人,我只知道你哥的内心在呐喊,抓住他抓住他抓住他,天上地下就这么一个人,相比之下搞基算个屁。对于你哥来说,就这么一个喻文州。”

 

叶修往前走了几步,稔熟地牵住喻文州恰好伸出的手,“谈完了呀?走吧。”

 

而现在,他要和他的喻文州回家了。

 


 

8.

 

地下车库里有点冷,喻文州不自觉地往叶修方向靠近了一点。

 

“冷啊?”说话间已经拿过喻文州的手给他搓了几下又吹了几口气,“北方就是光面上冷,不比南方冷到骨头里,回家开一会儿空调就好了。”

 

“怎么,车上不能开空调?”

 

“车上的空调前几天坏了一直没时间没去修呢,天还不太冷放着吧。”

 

“我还没正式交接,我去修吧,你明天坐地铁去上班,钥匙给我。”

 

“你一定很想看后天报纸头条是前电竞大神在地铁被粉丝包围吧?”

 

“哪里,你不怕堵车就打车去。”

 

“哎文州我觉得你不是心脏,是蔫儿坏。”

 

“过奖。等等走过了,车在那儿。”

 

“完了你对车比我还熟悉了,以后就交给你管了啊。”

 

“我驾照还没转过来呢,还是麻烦叶处载我一程。”

 

“好好好,载你一辈子,我要让全联盟知道喻文州的司机一职被我承包了。得了,快上车吧,外面冷死了。这离家里有点远,你盖着衣服睡一会儿吧。”

 


 

叶修拧钥匙发动车子,踩下油门就往他的人间烟火开去,而此刻的喻文州正闭着眼睛准备睡觉,管他前面黑暗还是黎明,天堂还是地狱,叶修负责。

评论(3)
热度(143)

© 黄粱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